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4

宗祠氏族的象征家族的傳承
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7-04-28 01:07:00 點(diǎn)擊:
    宗祠,是供奉祖先和祭祀的場(chǎng)所,也是宗族的象征。作為客家人崇拜祖先的歷史見(jiàn)證,分散在客家地區的宗祠是再常見(jiàn)平常不過(guò)的。而作為文人四大姓“孔孟顏曾”中的曾氏,在深圳的移民“氏”力之大更是不可小覷:沙井有深圳唯一的五開(kāi)間曾氏祠堂;同樣是曾氏故宅的“大萬(wàn)世居”更是名聲在外。相比這些家大業(yè)大的曾氏“名門(mén)望族”,布吉街道木棉灣社區中原木棉灣村民們建起的這座“曾氏宗祠”就成了“小戶(hù)人家”.沒(méi)有氣派的門(mén)面,坐落在城中村鬧市中。如今還有多少人記得,它也曾經(jīng)見(jiàn)證過(guò)木棉灣曾氏的過(guò)往……
    偏居市井 曾氏宗祠日漸凋零
    青磚灰瓦、雕梁畫(huà)棟,院落幾進(jìn)幾出,宗室祭祀不斷……在記者的想象中,宗祠就是氏族的象征,應該是幾近風(fēng)華的寶地,即便沒(méi)有占地幾畝的豪氣,也該是門(mén)庭若市,可是蕭瑟落寞如木棉灣曾氏宗祠的確實(shí)出乎意料之外。
    沿著(zhù)龍崗大道行至木棉灣地鐵站附近,木棉灣社區就在旁邊。原先的木棉灣村如今已經(jīng)向著(zhù)城市化社區發(fā)展,成了一半城中村、一半高樓大廈的地界,還未發(fā)展起來(lái)的商住小區還遠遠比不上城中村的繁華。穿過(guò)城中村密集的房屋,最中心、最繁鬧的地段就是市場(chǎng),充斥著(zhù)各種叫賣(mài)聲,而木棉灣曾氏宗祠就偏居在鬧市一隅,穿過(guò)市場(chǎng),繞過(guò)房屋就能看到。四周被七八層、十來(lái)層的農民房圍著(zhù),宗祠就像落在了“盆地”中,鮮少有陽(yáng)光,這讓本身就寂寥的宗祠顯得更加落寞。
    沒(méi)有幾進(jìn)幾出的院子,木棉灣村民的曾氏宗祠就是單門(mén)獨院的一座小院落。雙開(kāi)的窄門(mén)、木漆都已經(jīng)斑駁了顏色,門(mén)上還貼著(zhù)“郁壘、”神茶“.據說(shuō),這是漢族民間最早信奉的兩位門(mén)神,而具體的來(lái)源,現在的木棉灣人已經(jīng)鮮有幾個(gè)能說(shuō)清楚了,大抵也就知道可能是寓意著(zhù)保護家宅、消災免禍、趨吉避兇的美好愿望吧。
    宗祠氏族的象征家族的傳承
    前世今生 族人遷徙至此落地生根
    因為已經(jīng)荒廢多年,如今的曾氏宗祠已經(jīng)沒(méi)有供奉祖先、舉辦祭祀的功能了。沒(méi)有了人丁興旺,只空留祠堂安靜地老去,在歲月的蕩滌中唯一沒(méi)有變的還是那青磚灰瓦。透著(zhù)明顯的客家氣息的建筑,墻垣屋檐、房屋頂梁都還有鮮艷的雕花,組成了一小幅一小幅的畫(huà),看上去比想象中新了很多。據木棉灣本地曾姓居民告訴記者,這間宗祠始建于100多年前,2002年翻修過(guò),現在的建筑、紋飾都是按照宗祠原樣翻新的。雖然現在看上去,宗祠顯得有些小家子氣了,但是對于當年剛移民落地木棉灣的曾氏族人來(lái)說(shuō),這樣的宗祠也是耗費了大家的心血而建的”圣地“.
    一間間錯落有序、歷經(jīng)風(fēng)雨滄桑的舊屋就是老木棉灣的真實(shí)寫(xiě)照,老木棉灣人就是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在這片祖先選定的土地上日出而耕、日落而息的。原先居住在木棉灣本地的原住民主要姓曾,據村里土生土長(cháng)的曾文達說(shuō),木棉灣曾氏是山東曾子的后代,和眾多客家人一樣,也許木棉灣曾氏的祖先也歷經(jīng)了數次大遷徙,從山東遷移到山西,再到梅縣五華地區。最終,明末清初時(shí)期,木棉灣曾氏族人在今天的木棉灣地區落地生根。為什么會(huì )選定這么個(gè)地方?曾文達說(shuō):”族譜記載,當時(shí)的木棉灣被群山環(huán)繞,好像一個(gè)聚寶盆,曾氏廷潘公決定落戶(hù)在此?!按謇锷儆械拈L(cháng)者也回憶,早幾年,村頭還有廷潘公的祖先墓地,墓碑上記載清雍正十一年重修,也就是說(shuō)木棉灣村可以確定的歷史至少有300年。
    后人緬懷 氏族重地傳承奮斗精神
    祠堂就是一個(gè)家族的象征。雖然100多年前的木棉灣還是個(gè)很落后封閉的小村子,曾氏的族人們也散落在各個(gè)山頭,各自在土里刨食,大家的日子也過(guò)得都緊巴巴的,但是對于建宗祠,大家卻毫不含糊。上山伐木、越嶺挑沙,有錢(qián)出錢(qián)、沒(méi)錢(qián)出力,就這樣,族人們把曾氏人自己的宗祠給搭建了起來(lái),而當時(shí)那流血流汗的勁兒現在都已經(jīng)鮮少能找得到本地的老人來(lái)說(shuō)上幾句,只知道雖然當時(shí)建的宗祠還沒(méi)現在的氣派,但卻是木棉灣人最莊重的地方。趕上祭祀、過(guò)年,大伙翻山越嶺也要湊到祠堂里舉行隆重的儀式。
    ”以前村里有個(gè)婚喪嫁娶、紅白喜事,都要在宗祠里舉辦個(gè)儀式,尤其是村里有威望的老人過(guò)世了,還要在宗祠里停放幾天,表示祭奠。不過(guò)我們這些小輩出生以后就沒(méi)什么印象了……“本地的一名曾姓青年告訴記者,當年的宗祠也曾人氣興旺,如今似乎有些人去樓空的凄涼,但是曾氏子孫們都不曾忘記過(guò)宗祠對族人的重要意義,還集資給宗祠重新翻修了一番。
    如今,周?chē)耐僚髋f屋都成了幾層、十幾層的農民房,但是高樓中唯一不變的就是曾氏宗祠。哪怕當年的人氣不再,但是木棉灣曾氏后人得空也會(huì )回來(lái),摸摸紅木門(mén)、灰磚墻,看看梁架、廊檐、壁面、瓦脊、神龕,對空想象一番陪著(zhù)寂寞宗祠一起老去的氏族過(guò)往,感受多年來(lái)唯一不變的族人奮斗精神,也算是對先人的緬懷與傳承了……
    版權所有:汕尾市信譽(yù)古建筑工程有限公司 粵ICP備2024265251號-2
    中國·廣東·海陸豐 Powered by xinyugujian